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建筑评论 > 详细内容

白林:王澍建筑(教育)批判(四)

    来源:白林建筑  |  作者:白林  点击量:   2018-12-29

内容导读: 什么是误人子弟? 关键词:实验、实验、实验、以实验之名、“不务正业”的课程、“业余建筑” 概要: 本文通过中国美院毕业生们的陈述,呈现王澍的以“实验、探索、本土文化、当代艺术、原创设计、跨学科、手艺、营造”等概念为手段,以“不务正业”“业余建筑”...

什么是误人子弟
什么是误人子弟?
 
关键词:实验、实验、实验、以实验之名、“不务正业”的课程、“业余建筑”
 
概要:
 
本文通过中国美院毕业生们的陈述,呈现王澍的以“实验、探索、本土文化、当代艺术、原创设计、跨学科、手艺、营造”等概念为手段,以“不务正业”“业余建筑”为一种“戏谑”借口,以“中国美院”三不管的教育舞台,演绎了自己随心所欲“玩”设计,为所欲为“戏”教育的 实验主义理想 。让“误人子弟”成为了建筑教育的关键词。
 
 
 
一、国美建筑艺术系介绍
 
1.教育理念
 
1、宗旨:以实验建筑的态度致力于有本土文化根性和地域特点的建筑营造问题的研究机构。
2、注重思想性,注重手艺的回归,强调这种双向思考,展开实验建筑的跨学科探索。
3、提出培养“哲匠”式的本土建筑设计人才,以重建当代中国本土建筑学为总体研究方向。
4、建筑艺术系是以研究本土原创性实验建筑为专业方向的教学与研究单位,致力于探索将当代艺术、人文思考、建筑学、特别是建筑的营造问题铸为一体,复兴本土那种融通自然、城市、建筑和器具的整体营造方式。
 
2.他创办了全中国最“不务正业”的建筑课程(《名人面对面》专访王澍)
 
大一没有任何设计作业,整整一年认识建筑材料,做木工,研究砖、木头、土。大二的训练主要是围绕着园林,(王澍认为)基础的中国建筑语言是园林。大三长时间地下乡了解社会。写剧本,搞乡村跳舞的作业。大四的时候重新回到材料和建造。大五外聘很多外籍老师,各种老师混在一起,自由教学,每组都是不一样的。”“不间断的美教绘画课程贯穿整个本科学习。(书法,水墨渲染,现象素描,现象油画)不间断的地域建构文化的学习,对传统营造技术的学习与创新运用。(建构研究,自然建造课程,乡土调研)论文要写成小说。
 
白林:
 
实验!实验!全是实验!我非常理解实验,要想有所创新必须要有所“实验”。在教学上有所创新的人也都不会反对教学实验。但是,需要的是有科学依据的实验,有理论支撑的实验,有总结前人(他校)经验教训基础上的实验,需要充分理解“理论—实践—再理论—再实践”的科学逻辑基础上的实验。人类的发展都是从实践到实验,再到科学实验,再到模拟实验。实验本身是源于工学的学理理论。建筑设计成立的原理本身就是在观察(研究)已经“建成建筑”的基础上创作新的建筑新的设计。从哲学上说,从根本上说,从严格的意义上说,建筑的原创设计在理论上是不成立的。也就是说,那么多的建筑实验完全是没有必要的。清楚地了解建造房子的过程,对学生是有一定必要性的。通过反复的参观建设工地,或者通过图纸变模型的训练都是完全可以达到这个目的的。因此,从零让学生自己“造房子“的做法是完全错误的。
 
宁波博物馆
图一 宁波博物馆
 
 
 
二、王澍自己说
 
 
用王澍自己的话说,“国美的建筑系学生几届要是有一个人坚持这条路走下去,他的建筑系就是成功的。”
 
白林:
 
我想问:要是连一个人也不愿意坚持走下去呢?这难道就是你们国美建筑系成功的标准吗?成功标准之低,不可想象。我真不知道——这种公然“误人子弟”的表述哪位家长或学生听了会放心地接受你的教育呢?——身为一个教育者其意愿和绝大部分学生根本的意愿相左,这既是强加他人(绝大多数学生)意志的独断专行的教育,而且还一脸对最终“成果”不负责任的态度。——这难道不是“误人子弟”还能是什么呢? 什么是现代教育?现代教育的理念就是普惠教育,普世教育,不是“一人成功万人毁灭”的教育。我想绝大部分学生和,绝大部分家长都绝不会同意你的这种“赌博式”的教育理念。这种教育思想是教育者与现代教育理念的严重错位。拿别人家的孩子做实验,还不承担任何责任,明白道理的家长有谁愿意把自己的孩子交到这样的学校去受教育呢?如果是你,你愿意让自己的孩子上这样的学校吗?作为一名教育者应该具有敬畏之心——生怕把人家的孩子带坏了,带歪了,带不好。真正好的教师应该是从内心深处具有一种对学生一辈子都要负责任的态度去做好每一项教育工作,这才是作为教师最基本的起码态度。
 
教学的乐趣之一就是学生提问,这个课上有两个问题让我印象深刻。课上到一半,几乎所有的学生都问我:“老师,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学建筑?又问:“老师,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学设计?”问题初听让人啼笑皆非,但也没有什么过错,因为这课教的就是自发造房,和专业建筑有颠覆关系,至于“设计”一词,更是需要质疑的概念。学生如果已经明白了这些问题,他就可以毕业了。
 
白林:
 
“教学的乐趣之一就是学生提问,”——学生的提问让你啼笑皆非,嘲笑人的乐趣成了王澍作为老师的乐趣。作为教师师心叵测,岂有此理。你可以嘲笑,你可以乐趣,你可以颠覆,但我想问的是:谁对这些学生的未来负责呢?
 
我还记得(艾)未未在第一堂课上对学生说:“从现在开始,你们就已经毕业了,你们已经是伟大的建筑师了,因为你们将去发现问题,需要解决的问题和那些伟大建筑师每天在做的并没有什么不同。我同意(艾)未未所说的......(摘自:王澍《造房子》P60页,意识,走向虚构之城)
 
白林:
 
作为一种鼓励学生们解放思想,勇于探索精神的发言是可以接受的,但是——艾未未作为一个在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都与我们生活的这个国家和社会以及中国的历史传统等普世价值相悖的人,他并不适合做一个教师。师者榜样也!难道会有家长给自己的孩子树立这么一个榜样吗?恐怕绝大多数家长并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接受他的这种思想观念,成为他那样的人。即使他再是什么著名的艺术家,我也坚信绝大多数家长并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成为艾未未这样的艺术家,设计师。所以,王澍选择艾未未任教于国美的做法是错误的。“选错教师,误导学生,影响深远,问题严重”。
 
王澍:“中国大学,都不教中国建筑学。我们在做一个在中国没有人做过的事情,我称之为重建中国本土建筑学教育,重建中国新的建筑语言”。
 
白林:
 
王澍的说法是典型的为了不同而不同,为了做新而做新,只要没人做的我就做的思想。这种思想是极其错误的,也是极其危险的。自古以来都是“温故知新““推陈出新”“革故鼎新”而从来不见“为新而新”,只有不负责的人,或者只为吸引眼球的人才会这么搞。此外,“我们在做一个在中国没有人做过的事情”这话本身就是不成立的。不论是认识材料,还是下乡调研,无论是书法还是油画,无论是素描还是渲染,写小说,写剧本也都一样,哪有中国没有人做过的事呢?只是没有在建筑学专业领域里设置该内容而已,而设置选修课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学生有所丰富的选择。此外,建筑师同样有人写小说、写剧本。比如,著名建筑师刘家坤就写过几部小说。这样做的结果必然是牺牲了学生本应有而缺乏的扎实的基本功。短期对他们的就业造成麻烦,长期来讲没有扎实的基本功意味着在专业上走不高,走不远,甚至是走不下去。损害了学生们职业生涯的根本利益和长远利益。这不就是“误人子弟”吗?
 
中国美院象山校区
图二 中国美院象山校区
 
 
 
三、知乎问题:如何看待中国美术学院的建筑系?
 
 
我是美院建筑系毕业的,我觉得美院的建筑系缺的是扎实的基本功。这指的不是对榫卯、砌筑、现象素描的理解等,而是,怎样的空间人用着是舒服的,怎样的尺度宜人,运用各种空间达到你想要让人产生的各种感受。可能这和我的设计观点有关。我觉得建筑是给人住(用)的。人的感受才是第一位的。但是上王澍的课,我感受不到人本位,而是建筑本位、文化本位等。
 
白林:
 
建筑观,教育观是非常重要的。这位同学,从这一点看,你的建筑观设计观是很正确的。你看问题角度也是令人佩服的。同时,你敢于站出来说出事实,说出感受,也是你对自己学校的后辈们另一种负责任的表现。敬佩你的勇气。
 
试验场,可以褒义得来理解,也可以贬义得理解。确因王澍加持,有很多(其实几乎全部了)课程带有强烈的实验性质。思维是发散的,但心态是不踏实的,没有脚踏实地得完成一个朴素的课程,自然也不会有像传统建筑系那样与行业现状的接轨。——国美建院毕业生
 
白林:
 
被实验的感受,被实验的体会,被实验造成的后果,毕业了、工作了、生活了才可以真正体会到它的问题。问题是,究竟谁来负这个责任呢?自己有责任吗?当然。但,又有苦难言吧!
 
美院每年建筑系应届毕业生只有七八十个半数以上都选择出国进修,而选择直接工作的也有大半经过大四大五的实习在毕业典礼结束直接进入单位工作。
 
白林:
 
出了国的你可能很快就会发现自己受到的基础教育是怎么回事儿了。出国进修是打好了扎实的专业基础上才应该具有的行为。或许,早早地去设计单位实习才是你正确的选择。
 
国美建筑专业毕业生:“从11年到现在的师资上来看:70%老师海外硕士/博士背景。这一部分老师又有相当一部分(大约50%)是第一、二年授课,甚少教学经验。很多老师都是直接搬自己在海外所受的建筑教育模式:经常是以训练某种设计逻辑或者方法论为主的,审美反而在大二结束后被归为最不重视的一部分。这类70%的海归老师都是教高年级(3-5)。基本上选课靠人品,好的老师很好,水的老师很水,有一个月来看一次的老师,也有自己都不知道在教什么的老师。但一个特点就是作业都非常多。”
 
白林:
 
这种直接什么海外硕士博士毕业来学校任教的都不是好的老师。因为,建筑学教学必须需要老师有一段时间的设计实践。而且比较好是国内外都有设计实践经验的人作为老师。最好的应该是有国外大师事务所工作经验的人最合适。如果是没有设计经验,没有教学经验,那你们就真成了“小白鼠”。——作为教建筑学的老师“人品、经验、热情”一个都不能少。有一类老师用多多布置作业的方式,来搪塞遮掩自己教学水平低下的问题。这种老师分明就是人品有问题的最坏的老师之一。其结果就是浪费他人的人生。这难道不是一种不负责的“误人子弟”吗?
 
国美建筑系毕业生:“另一部分30%老师基本属于美院建筑系常驻老师。这类老师大部分在低年级(1-2)。属于最认真负责的一类,教学内容以制图基础,建筑史,建筑语言,设计课程基础为主。 其他常驻于高年级的老师基本浑水摸鱼,这类老师很多是本科美院毕业的。”
 
白林:
 
好的老师还是应该有的。但是,自己学校刚毕业的学生就能当教建筑的老师,这个是很有问题的。浑水摸鱼、鱼目混珠式的教师队伍。
 
国美建筑系毕业生:“做自认为万分精致的模型,画自认为惊为天人的图。一部分2年级和3年级开始的设计课理论基础着实不扎实,很多同学可能到毕业都没听过布扎体系。”
 
白林:无论是理论,还是实践,不扎实的基础一定会对你的建筑设计职业生涯埋下隐患的。
 
某在读学生:“关注这个问题很久了,也迷茫很久了,最近稍微有点想明白了。不论是现象素描还是书法还是木工基础还是砌筑还是空间渲染,我都认为毫无用处,即整个大一只有测绘实际,但是课程并不踏实。大二的学生都在做老师的点子,极少有机会输入自己的想法。还有结构概论和建筑史,质量低的出奇。大三做一堆木头,老师讲的东西,恕我直言,我真的没听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在用极难理解的话描述很通俗的道理,总之我觉得我在学玄学。可怕的是我们还不能去揭穿事情的本质,装逼最重要。这个学校只能教一些形式上的东西,而秩序……自学成才呗。”
 
白林:能这么地说出来,我还是很佩服你的勇气的!不过,你有看穿事物本质的能力,还有装的能力,更有忍的能力。这些或许还是在其他学校里得不到的能力呢!
 
国美建筑系学生:“陪王澍玩。”
 
白林:你怎么把“天机”都给说出来了?这怎么能行!哈
 
匿名网友:“王澍此人与其老师一样,在正确的时间干了正确的事情,再加上人脉。属于流氓会武术类型的。设计本质虚浮,理论看似有道理其实全然胡说八道,说中国风其实全在XJBG,内核及其西方,还有人说他中国。凭此人,我就敢讲,美院的教学肤浅没有逻辑,也没有本质的革新,纯属胡说八道,自娱自乐。使用功能你都完善不了,也有脸说搞建筑的。就算再搞一万年也不会跟杨廷宝吕彦直有区别,也有脸说搞中国建筑。”
 
白林:说到这里,我都无话可说了!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
图三 中国美院象山校区
 
 
 
四、结语
 
在全球化、信息化、科学技术现代化、教育管理正规化都非常完善的今天,居然还有中国美术学院建筑学院这样一块“非常业余”的国字头高等教育之地。真是一件让人啼笑皆非不敢相信的事情。听了毕业生们的质疑、抱怨和反应,你完全有理由判断:它几乎是一个“三不管”的大学,它既不需要对上边(领导)负责,也不需要对下边(学生)负责,那么就更不需要对社会(国家)负责。这种毫无章法,胡搞一通,不负责任的所谓实验性建筑教学,实在是一个可怕的事情。你不得不对这些年轻学子的未来感到担忧,对他们的职业前途感到担忧。
 
全国高等学校共计2879所。绝大多数学校都开设了美术学院或艺术设计专业。普遍的反应是:收费高,容易教,有标杆,照着抄(许多艺术设计学科以王澍的教学为榜样),实际上误导了多少教师和求学的莘莘学子,带偏了他们的设计观、走歪了价值观。其恶劣影响不可小觑。
 
建筑教育它确实是一个困难的领域。但是,古今中外都有非常清晰明确的研究、探索、实验的成果和丰富而成熟的教学体系可以借鉴。王澍并不去研究前人的这些基于无数的经验、教训所获得的理论研究成果,而是盲目的、一味的、执意的搞自己所谓的“建筑教育实验”。王澍的这种“实验”的做法完全是初级的、落后的、不合理的、非科学,非现代的教育。事实证明,其教学思想,教学逻辑,教学目标、教学手段,教学秩序都是混乱不堪的。从根本上说,是不负责任的。
 
那么,结果呢?学生惨了。通过毕业生的陈述,交了学费,花了时间,你并没有学到真东西。你被做了实验。中国有实验小学,实验中学,实验班,它们已经成为高水平教学的代名词。而王澍的这种无源之水,无根之木的“实验教学”其结果当然会恰恰相反。这难道不是一种地地道道的“误人子弟”,又是什么呢? (完)
 
 
 
篇外知识:
 
科学实验:是人们为实现预定目的,在人工控制条件下,通过干预和控制科研对象而观察和探索科研对象有关规律和机制的一种研究方法。它是人类获得知识、检验知识的一种实践形式。(百度)
 
误人子弟:误:耽误,贻误;子弟:年轻的后辈。误人子弟:常指教师因无才,更指教师不负责、放松对学生的要求,得过且过而耽误后辈学生。(百度)

上一篇:白林:王澍建筑(教育)批判(三)
下一篇:白林:王澍建筑(教育)批判(五)

热点

    最建筑

    最建筑

    当今中国,建筑师群体日益成熟,他们创造的众多异彩纷呈的作品,是建筑领域最美好的收获。然而,如何用专业的眼光品评这些成果,使我们在表彰优秀作品的同时展现出每个建筑的个性,挖

    富有争议的建筑财富

    富有争议的建筑财富

    很多人都没有想到,在建筑风格一向保守的北京,能够在21世纪之初,兴建三个铁定将被中国建筑史上大笔记载的建筑:国家大剧院、新中央电视台大厦和国家奥林匹克体育场主场馆“鸟巢”。

    白林:王澍建筑教育批判(一)

    白林:王澍建筑教育批判(一)

    王澍的建筑教育代表未来的方向吗?“伟大”破土于自我完善的能力,“自信”奠基于包容并蓄的精神。所以,拒绝批判,就是扼杀这个时代通往美好之路的希望。